好句子网

当前位置: 好句子大全 > 情感口述 > 小女孩日记

小女孩日记

来源:情感口述 时间:2016-09-27 阅读:

  小女孩日记

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慵懒的爬上了天际。

  被朝霞渲染过的云彩像是红色丝绸一般笼罩在城头。

  迎着早上略微冷冽的晨风,阳光一缕缕铺洒在庭院里的青石板上。

  庭院里一个小小的身影抱着比她还高的扫帚吃力的挥动着扫把,东一下西一下的清理着院子里零星的落叶。

  小女孩时不时的抬头盯着院子角落里的那几颗合抱大树,眼睛睁得大大的,手中的扫把像是一只随时准备好出鞘的剑,估计是把那落叶当成了仇敌。

  只是小女孩的力气可能没那没大,抱起扫把走不了几步便累得气喘吁吁,只能用咯吱窝夹着扫把然后身体前倾,拖着它一步步向落叶走去。

  终于小女孩清理完满院子的落叶,满是欢喜的看着自己的努力成果,接着像是滚雪球一般把它们驱赶到院子里靠边的角落。

  而这时太阳已经开始变得金灿灿。

  小女孩用袖口擦完满头大汗,又把扫把拖往院门,打扫院门可也是她给自己定下的职责。

  

  小女孩行如流水般的把扫把立在墙角,又去屋里搬了个凳子过来,放在大门的一侧,爬上凳子仰着脑袋伸直双手开始吃力的拉着大门另一侧的拉环。

  咬紧牙关,咬合的大门终于咯吱咯吱的开了一条细缝,凑上前从门缝往外看去,大街上没一个人影,只有小女孩如花般的笑颜。

  瞧了一会确定门外没人小女孩又爬下凳子,把它搬开,用手挤入门缝抠开一个拳头的距离,接着站到另一侧开始推门。

  刚推开一两步的距离,“咚……”的一声,一个黑影就滚了进来,砸在了小女孩脚上。

  “呀!”

  小女一声尖叫躲得远远的,却又慌忙的用双手捂住了嘴巴,很是害怕的回头看着看厢房,等到那边没什么动静才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肝,脸上满是庆幸“幸好没有吵醒小姐!”

  小女孩气嘟嘟的转过头来,那罪魁祸首还趴在地上,身上脏兮兮的,像是个人影,但只能看到个后脑勺。一身脏兮兮的衣服,整个身子已经滚了进来,一双小腿却还搁浅在门外。

  小女孩拿过扫帚防备了好一会儿,发现这个人没有苏醒的迹象。便耐着性子小心翼翼的接近,甚至用小指头点了点那个人的后背,指尖冷冷的却还算是柔软。(WWW.haojuzi.cc好句子网)

  小女孩又大胆的推了推她的后背,依旧毫无动静。

  终于好奇心占据了上风,小女孩站起身来转到那人的另一侧,散乱的发丝遮住了脸泼洒在青石板上,凑近细看却能依稀看见从嘴角流出的一到血丝。脑袋之下的血泊也在慢慢放大。

  小女孩急的快要哭了,抬头看了看可周围都没什么人,可是又不敢打扰小姐,脸上满是惶恐不安,

  她只能心惊胆战的撩开了那人脸上的头发,一个惨白的熟悉的面孔在眼里放大。

  在脑袋里搜刮了好一阵,终于有了点印象。

  “啊!”

  小女孩掩盖不住地惊颤,那不就是前几天小姐捡回来的人吗?

  扫把、凳子、大门,这回小女孩什么都不管了了,一个劲的飞奔向小姐的厢房,嘴里还念念有词。

  “小……小姐,那……那个……那个人又回来了……”

  ……

  阳光透过纱窗像被窗栏切割像是一道道光柱零落在房间一侧的角落。

  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子,上了年代的檀木圆桌周遭摆放着四张凳子,桌面之上只有一套简单的托盘茶具。紫色茶壶的茶嘴甚至还有着一缕缕白雾升腾。

  房间里侧,是一张四四方方的床,白色的纱帐之中有一个朦胧的人影。

  躺在床上的叶紫苏,整个身子都包裹在粉红色的真丝锦被之下,正在享受着早晨难得的馈赠。

  这会儿听见了门外小雪的呼喊,其实已经醒了过来,只是习惯性的赖在床上。

  敢吵醒本小姐的春秋大梦,等会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;叶紫苏慵懒的脸上开始爬满了促狭的笑容。

  “小……小姐……”

  拉开帷幔在被子里看着小雪一脸惊慌失措的推门进来,叶紫苏也不禁有些好奇。

  “小……小姐……那个……那个人又回来了”小雪脸上红通通的,终于把一句完整的话给憋了出来,小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。

  听着小雪吞吞吐吐的说话,又一脸惊慌的样子,叶紫苏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,整个起床气都没办法撒,便独自一人生着闷气,“你说啊,说清楚,到底是谁回来了?”

  小雪胆怯的看着有点生气的小姐,解释道:“就是……就是小姐之前捡回来的那个人……”

  叶紫苏一时半会没想起来,“管他谁了,王母娘娘来了都别打扰本小姐睡觉”,说完又把头缩进了被子里,还情不自禁的滚了半圈。

  迷迷糊糊之中一个身影突然在脑海中晃了晃,叶紫苏顿时眼睛亮了亮,是你吗?你两次不辞而别,咱们的账可还没算呢?

  这回是睡不着了,直接从床上起身,赤着脚丫穿着睡衣就奔了出去。

  小雪紧追在后面,右手抱着衣服,左手提着鞋子焦急的喊道,“小姐……小姐……你还没穿衣服呢?”

  叶紫苏直奔大厅而去。

  中途穿过一道门廊和几束花丛,倒是不见其他的下人。

  “人呢?”

  叶紫苏在大厅里面找了好一圈,可就是不见一个人影。

  “小姐……小姐……他在院门那边了”

  叶紫苏乜斜了小雪一眼埋怨道,“你怎么不早说”,便又疾步走了过去。

  “可是,可是你也没早问啊!”

  小雪苦丧着一张脸,这话大约只能烂在心里了,接着也追了出去。

  院门那边的人影还躺在那里,卷缩成一团,嘴角的血渍这会已经干涸成血渍。

  原本白色的衣裳沾上了淤泥,黑一块白一块的分外刺眼。

  看着眼前熟悉而又稚嫩的脸突然变得这般狼狈,叶紫苏的内心好像是触动了什么。

  一身紫色的束腰百褶裙,头发还来不及梳理的少女竟然不避不嫌的主动上前扶起她的上半身,把右手横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准备把她搀扶起来。

  第一次起身,少女似乎低估了身边人的重量晃晃悠悠的差点摔倒,小雪赶紧搀扶起依旧昏迷不醒那人的左手,三个人颤颤巍巍的向客房走去。

  ……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